《绝栬母女被奷》情节跌宕起伏,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
油污小说网
油污小说网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竞技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地主生涯 巨埲土匪 非洲丛林 天云孽海 幸福生活 痴母素素 卻望爱母 赤粿塾母 暗夜龙吟 塾女悲哀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油污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绝栬母女被奷  作者:周璐 书号:28156  时间:2023/3/18  字数:3795 
上一章   ‮)完书全(脸的愧馐 章八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王仁看了看怒骂挣扎的周剑下耷拉的东西,轻蔑地一笑:“小,你可以问问你老婆和女儿,她们可以告诉你到底谁的大!”说着看了一眼吊在头的任梦。

  他的话引起男人们一阵笑,任梦又羞又忿,悲哀地把头扭了过去。王仁拍拍周璐雪白的股说道:“去!用你的嘴把你爸爸的家伙吹起来。

  如果吹不硬她,我就爆你的眼儿!”周璐的娇躯一阵颤抖,她不敢反抗,哭着慢慢向父亲爬去,这时黑手拿出一个药丸进周剑的嘴里,强迫他咽了下去。

  他哪里知道那是一颗可以使人迅速发情的药,残忍的王仁竟然不惜一切手段想在意志上彻底催垮他们以达到报仇的目的。

  可是周剑却蒙在鼓里。周剑眼睁睁地看着女儿用纤细的玉手握住他的巴,张开樱口含了进去。周剑拼命摇头大吼:“不,不,璐璐,快吐出来,不要啊。”

  突然他惊骇地发觉软软的巴随着周璐的竟然在女儿温暖柔软的小嘴里慢慢硬了起来,钢铁般的汉子不哭了起来。

  任梦也看见女儿正在为丈夫口,她痛哭着叫着女儿的名字:“璐璐,不要,他是你爸爸啊,不要,呜…”王仁目睹着凄惨的一幕,心中大快。

  他笑着来到周璐的后面,踢开她的‮腿双‬,双手抓住她两片雪白的股,物对准她还着王小的下体了进去,周璐身子往前一送,不轻“唔”了一声。

  随着王仁的送,悄脸痛苦地扭曲着。周剑在药和女儿小嘴的双重作用下,感觉全身燥热难耐,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王仁看着周剑通红的双眼紧盯着周璐香体,知道他已经失了本。王仁把物从周璐道里拔出来,对她说道:“你爸爸已经发情了。

  他要你,他吃的是药,如果不发出来,他会死的,现在只有你能救他。”无助的少女哪里知道王仁阴险的用心,周璐哭着躺在上。

  看着父亲火的眼睛,害怕得全身颤抖起来,任梦知道王仁要干什么,她拼命地哭叫怒骂:“王仁,畜生,你不得好死,呜…”

  王仁笑着看了一眼一向软弱而此时却变的疯狂的任梦骂道:“臭‮子婊‬,你想给你丈夫败火,做梦,留点力气等着我来你吧。”说着向黑手使了个眼色,黑手会意。

  他打开周剑的手铐,火焚身的周剑猛地扑向女儿雪白的体,此时的周璐在他眼里已经不是他的女儿,而是浑身充满情的女人的体。

  他暴地抓住女儿的两只房用力捏起来,疼得周璐眼泪直。周剑分开她的‮腿双‬,坚硬的物在她赤的下身一阵撞寻找着入口。

  然后随着周璐一声惨叫,周剑的物已经狠狠地进女儿娇道里,疯狂地起来,任梦满是泪水的两只美眸失神地看着眼前发生在她丈夫和女儿之间的一幕伦的惨剧,心中悲哀得差点昏过去。

  王仁笑着走到任梦面前,揪着她的秀发抬起她那泪痕斑驳的俏脸,恶狠狠地骂道:“臭‮子婊‬,你不是很想让人你吗?看老子今天不烂你这个!”

  任梦惊慌地睁大了已经哭得红肿的眼睛,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哭着哀求道:“不、求求你!你、你们不要再来了…我已经受不了了…呜…不!啊!”王仁丝毫不顾任梦的哭叫哀求,一手揪着她的秀发,使她的脸向上仰起,另一只手抬起她一条雪白的大腿紧紧抓住她肥的丰,狠狠地将巴戳进了任梦浸透着的下体里。

  黑手也同时从任梦背后抓住她满了汗水的身,用力地将进了她雪白的双之间的门里。两人又开始了新的一轮

  他们一边用力地在任梦的眼里狠狠地。一边像刚才王大和小林一样恶毒地在她赤着的、最感娇的部位肆起来,任梦感到下身被着的两个一阵阵涨痛。

  尤其是被黑手大的巴撑开的眼里更是火辣辣地痛,两个大的巴一前一后仿佛要把她的身体撕裂了一般在她身体里猛烈地撞击着,使任梦感到整个身体都浸透在了疼痛之中。

  终于忍受不了这种非人的蹂躏,任梦身子一软,昏了过去。当她再一次醒来时王仁和黑手在她体内后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精神和体上的残酷折磨任梦已经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丰腴感的身体全靠捆绑着手腕的绳索拉住才没有瘫倒下来,软弱无力的‮腿双‬甚至已经没有力气并上了,任凭惨遭蹂躏的下体赤地暴在野兽们的面前。

  失去理智的周剑经过一番后,很快就在周璐紧密的子了出来,正趴在周璐簌簌发抖的娇躯上息着。王仁把一杯冷水泼在周剑的脸上。

  他打了个灵慢慢清醒过来,周剑猛然发现被自己在身下曾令他死的白体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身子如触电一样弹了起来。

  当他看见女儿那红肿外翻的小淌着自己罪恶的时,精神彻底崩溃了,他仰天哀嚎一声,双膝一软跪在周璐面前号啕大哭起来,头磕在沿上发出的“嘣嘣”声甚至让王仁都感到心悸。

  周璐慢慢抬起满泪痕的悄脸,失去光彩的美目哀怨地看着跪在她面前的这个悲痛绝的男人,怎么也不能把眼前的这个曾经凌辱过她的男人和心中高大威严的父亲联系在一起。

  心中的父亲是那么地疼她、爱她,她曾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父亲身上,苦苦盼望着他的归来,希望他能救自己和可怜的妈妈离火海。

  没想到就是这个所谓的父亲在她身上疯狂地撕扯她下身时和那些凌辱过她的歹徒们一样充满了兽,现在她彻底绝望了,不由伤心得“嘤嘤”哭泣起来。

  小林解开绳子把任梦被放了下来。被吊起来长时间的任梦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软绵绵地瘫倒在周璐的身旁。

  这时周剑哭着抱住王仁的腿哀求道:“杀了我吧,我罪有应得,只求你放了她们,求求你了!”王仁看着脚下已经尊严丧尽的周剑,冷冷一笑:“放了她们?哈哈哈。

  当初我也是这样求你的,你放我了吗?她们可以让我很,我怎么舍得呢?尤其是你老婆的眼,啧啧,一想起来就想,可惜和你睡了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发现,如果我不开发她的眼,恐怕还会荒着呢。”

  说完把脸转向任梦:“分开你的腿儿,让你丈夫把你的干净,你不是很想他吗?”已完全屈服在王仁威下的周剑哪敢反抗,凄惨地向夫人爬去。

  任梦艰难地张开两条白的大腿,把下身淌着秽物的两个在丈夫面前,在丈夫有些僵硬的舌头轻轻舐下发出羞辱的哼声。

  周剑仔细着夫人的门,惟恐惹怒王仁而引来更残酷的凌辱,夫人娇美的身上发出他熟悉的幽香,使他不知不觉下体有了反应,男人们看见周剑那软绵绵的物渐渐地了起来,不由得都笑起来。

  王仁一脚踢在他刚刚起的巴上骂道:“他妈的,让你不是让你干,怎么你还想重温旧梦啊?告诉你,这辈子你别寻思了,你老婆是用来我们的,你没资格,我们去吃饭,好好给我干净,回来检查。”说完几个男人笑着走了出去。

  下体被猛烈的击打使周剑发出一声惨叫,脸一下变的煞白,物也萎缩下来,从此再也硬不起来了。任梦艰难地撑起上身搂住丈夫蜷缩在一起的身子默默地着眼泪。

  她看见身边的周璐依然用怨恨的目光盯着丈夫,她怜爱地搂住女儿,强悲痛说道:“不要怪你爸爸。

  他也是没有办法,要恨就恨那些害我们的混蛋。”听见夫人宽容又有些凄惨的话语,刚强的周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扑在夫人温暖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一家三口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得到片刻安宁,他们依偎着哭成一团。一个小时后,王仁等酒足饭回到卧室里。

  王仁看了看任梦和周璐干净的下身满意地点了点头,小林等四人抱起周璐向她的卧室走去,房间里只剩下王仁和任梦夫妇。王仁显然对感高贵的任梦更感兴趣。

  他命令周剑爱抚任梦的身体,使她能尽快产生快,同时这也是他进一步凌辱他们的用心所在。

  周剑无奈只有当着王仁的面伏在夫人柔软的娇躯上,象以往同夫人做前一样用手和嘴刺着任梦感的地带,进行着房事前的准备工作。王仁打开电视,屏幕上出现来自周璐卧室的画面。

  原来,在周璐的房间里安装了一部摄象机,摄象机的镜头正对着周璐的卧,有关画面通过闭路电视反馈到任梦的卧室里,使王仁很容易通过电视看到发生在周璐房间里的一切。

  屏幕上,小林架着周璐的‮腿双‬,大的在她柔软的道里正做着活运动,其他三个男人赤的围在周璐身边,几双糙的大手在她娇房、大腿和股上疯狂地捏着。

  无助的周璐痛苦地扭动着娇躯,口中发出一阵阵压抑的呻声。任梦在丈夫的爱抚下,身体渐渐有了反应,一股红晕浮现在她苍白的脸上。

  王仁用手铐把周剑拷起来推下,然后扑到任梦的身上,分开她的两条美腿,坚硬如铁的物“滋…”的一下入任梦已经盈满汁的道里,疯狂地起来。

  任梦轻“啊”了一声,雪白的纤指紧紧抓住王仁正在抓自己房的手,随着王仁的送口中发出羞辱、人的呻声。

  周剑痛苦地把脸埋在地毯上,王仁大的物在夫人润的道里进出时发出的“扑哧、扑哧”的蘼的做声象毒蛇一样噬咬着他的心,周剑的意识渐渐地模糊起来。

  窗外,夜静悄悄的,一片乌云飘来遮住了月亮羞愧的脸,整个别墅都笼罩在恐怖之中,只有秋蝉还不时地发出几声有气无力的叫声,仿佛在诉说着发生在豪宅里的罪恶…

  【全书完】 Www.UuWwXS.cOM
上一章   绝栬母女被奷   下一章 ( 没有了 )
绝栬母女被奷未删减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绝栬母女被奷》情节曲折离奇、波澜起伏,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文学作品,油污小说网免费提供绝栬母女被奷最新百看不厌的文字章节免费阅读